看“厂妹”直播 4亿打工人的求职新方式

线上投简历、面试,包办入职。对于白领群体,求职似乎天然是一件“线上化”的事。但对蓝领群体而言,走进错落在城市各地的中介机构、劳务市场,或是在“老乡介绍”下,直接前往多处于城市边郊的工厂应聘。这些,才是找工作最常规的方式。

而据公开数据,我国由制造业、餐饮业等第二、三产业构成的蓝领员工,整体规模达到4.26亿人,远大于约1.8亿人的白领,蓝领才是劳动市场最主流的人群。但与此同时,蓝领招聘的线%。

线上招聘可以降低求职成本,提升撮合效率,降低信息差。但蓝领劳务市场用工规模大、需求弹性强,员工流动性高,更信任社交关系,这些都是蓝领招聘线上化率低的原因。主做湖北市场的“工无忧”劳务中介人士徐先生向记者表示,过去蓝领线同城、赶集网这些生活综合服务平台。首先是贵,其次目前的招聘效率也不太理想,可能和平台频发的一些信任危机有关。

如今,玩着手机长大的00后走入社会,蓝领招聘也迎来了进一步线上化的趋势。传导到供给端,如今的劳务中介们,更愿意用短视频、直播进行招聘。徐先生称,目前机构有数十个招聘账号,每个月能成功推动二十多人入职,线上业绩占公司总业绩比重已过半。记者观察发现,粉丝量达几十万的工厂招聘头部主播,直播同时在线观众规模可达数千人。而普通几千或几万粉丝的腰、踝部主播,观众往往仅几十到百余人不等。

在部分从业者的表述中,通过短视频、直播进行蓝领招聘,效率高、成本低,也比较契合当前疫情下跨区域人员流动的管控要求。但我们对参与其中的劳务中介、平台以及厂方等多方进行了解之后,发现这一新兴业态,也面临着不小的关于信任与监管的挑战。

如果你是一名蓝领工人,那么当你打开快手、抖音这些平台,会发现在娱乐之外,招聘相关的短视频、直播,正频繁出现。

短视频招聘主要有两种方向。一是原生工厂生活的展示,可以理解为“蓝领vlog”。出镜者多是年轻厂妹,以员工视角介绍工厂的吃喝住行,以及工作日常,接近于“招聘软广”;另外,也有直截了当的纯招聘广告。一般以工厂车间、年轻女孩作为背景,由上自下,平铺直叙地以文字或语音形式,介绍工作待遇、内容。

“这很正常,电子厂工人男性为主,出镜肯定要选择女性。”徐先生解释为什么招聘主角多为女性。他补充到,很多求职者最关心的问题也是“厂妹多不多”。

“招聘软广播放量情况会更好些,但可能受众不会那么精准。直接的广告,在审核层面容易受阻,播放量一般也会受限。”徐先生介绍,短视频内容的素材来源比较多元,可能是自己去厂区拍,也可以让合作的工人帮忙拍摄,或者在网上搜集。

做短视频招聘的,不止中介。一些知名制造大厂如比亚迪、富士康、歌尔股份等,是首批吃螃蟹的企业,如今正广泛通过短视频平台直招员工;而企业的员工们,也常常会在“内推奖金”的刺激下,发布招聘视频以吸引人入厂。

比亚迪员工李可来,曾在短视频平台晒出额度为2000元的内推奖励政策。公司员工推荐老员工二次进厂的,推荐人可得奖金500元,被推荐老员工获得1500元。而推荐新员工入厂的,推荐人可得1500元,新员工可获得500元奖金;富士康去年的内推政策为推荐人和被推荐人各奖励1800元。据报道,如今有一万名富士康员工,在短视频平台上以招工作为兼职。

招聘直播,形式与带货直播迥异。首先主播大多以工厂员工的身份面向观众,身边的副播则往往“假装工作”,直播间属于对工厂场景与工作内容的模拟。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数工厂招聘直播,主播也都是女性。

同时,招聘直播内容相对统一。以介绍工厂情况、工作待遇的“硬广”为主。当然,也有少量的不同岗位轮播展示、娱乐秀场等创新。因可以与求职者进行实时互动,答疑解惑,所以直播的招聘效率一般比短视频更高。

“直播间里回应求职者疑问的话术,对中介而言信手拈来,线下中介机构都会培训这些。”在无锡从事劳务中介行业的吴哥对记者表示,如今招聘直播行业中的话术,就是对线下中介话术的复用,这套话术经受过无数求职者的“考验”。所以我们发现,主播对任何岗位相关的质疑,几乎都能“应答如流”。

而带货直播中的商品位置,在招聘直播中则被“报名表”替代。表格结构比较简单,求职者往往也仅需填写姓名、年龄、电话等基本信息。

“这有行业自身的局限性,将人员筛选前置在信息收集层面可行性不高。不是说他们愿不愿意填,而是求职者信息填写的能力达不到。所以招聘中介提供的表格往往都很简单,宁可后续花更高的时间成本去筛选。”有业内人士说明到,很多中介和求职者沟通的第一句线个字母能不能认全”,所以提供一个很详细的表格让人填,根本不现实。

随着行业走向规模化,专业机构也开始介入。据公开信息,快手已合作山东某企业管理公司,共同提供直播带岗服务,该公司旗下有500余直播带岗主播,其中自运营主播43人,合作主播400余人,为歌尔股份、立讯精密、欧派家居等企业供给劳动力。

招聘直播、短视频,已实质性地成为劳务市场的重要构成。快手将包括短视频、直播、会场等诸多形式的招聘业务整合为“快招工”业务,据其今年二季度电线月,“快招工”业务简历日投递峰值超过36万,量级达到行业第二;抖音电子厂招聘相关短视频有数十亿播放量,但直播规模还很小。有中介对记者说明,抖音目前并不扶持蓝领招聘直播,企业要做这个业务,要走很长很繁琐的申报流程;事实上,BOSS直聘近年来也在推动蓝领直播招聘业务,在2021年9月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其就与上汽通用汽车、娃哈哈等企业合作进行了直播带岗。

据人社部最新公布的数据,生产操作工、基层技能人才等一线工人常年短缺,求人倍率一直保持在1.5以上,高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甚至达到2.5以上(求人倍率=有效岗位数/有效求职人数)。这背后反映的是蓝领用工市场供需关系的失衡,而理论上,短视频、直播等新型招聘形式,基于海量的用户群体、推荐算法,有利于扩大供给,提升撮合效率。

“蓝领招聘线上化有利于提升面向蓝领的职业供给的规模,丰富结构,最大化减少原本普遍存在于蓝领求职领域的信息差。”北京汽车高级技师吴端华曾表示,而这对求职者来说,意味着更具 “比价”“选择”空间。曾有带岗主播在直播中吐槽,因为短视频平台上招聘信息比较多,所以经常有求职者以同行给出的待遇做筹码,在返工费、工价上来和他讨价还价。

“传统的招聘中,劳动者对单个用工单位是被动接受选择的状态。由于搜寻成本较高,蓝领劳动者无法处理大量信息,一般是碰到什么单位招工就先干着,不适应或不满意再跳出来重新选择。”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成刚补充到,线上化在一定程度上,也能降低蓝领阶层的求职成本,因为招聘信息获取,需求沟通等事宜在线上落实,能省下求职过程中的车旅、住宿成本。

富士康即使在用工淡季,招聘成本也可达4000—6000元每人。普通餐饮商户招一名服务员的成本,也大概在500—1000元左右。这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线下招聘往往需要在人流密集地区,承担高昂的地租成本。也需要大量中介四处发布传单,招徕用户。而这些成本,在线上将得到精简。主播辛巴曾举办过招聘直播,单场收到的简历多达17万份。徐先生介绍,其公司账号早期发布的视频,播放量能轻松突破十万。

一个人一部手机,就能剪出几十条招聘视频,面向平台亿级用户做分发。这样的单位成本,在线下招聘几乎不可能实现。不过,短视频、直播招聘的精准度和质量存疑。

辛巴在收到17万份简历后,并没有公布实际入职的员工数量,业内曾质疑或在于实际入职比例不理想。南京建邺区某企业人事曾表示,“很多时候因缺乏受众精准度,真正入职的很少,再加上组织一场直播带岗耗费较大,我们今年没有举办此类活动。”

也有某餐饮新品牌人事负责人曾发出感慨,因为业务扩张,通过中介在线上招来的近百名名员工流动性很大,部分新人干了两三个月就走了,中介费的性价比太低。

蓝领群体之所以信任基于社交关系的求职方式,一大原因就在于,当下的劳务中介,经常发生克扣薪资、改变工作内容、工作量,乃至发布虚假职位等问题。据网上统计,“黑职介”产业链从业人数高达160万,通过发布虚假信息、乱收费、网络诈骗等方式,年牟利约1100亿。

“其实我认为,对蓝领工人来说,招聘信息多不多反而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真实性。”吴哥说到。

“虚假信息不分线上下,但如果是通过线下机构,中介他的房子在那里,员工在那里,他在欺骗求职者的时候,他会悠着点,因为人家是可以找上门的。但如果招聘全部发生在线上,一方面是降低了中介行业的准入门槛,商铺也不用租了,员工也不用招了。还有就是一些黑中介会更肆无忌惮,因为他只要赚到了人头费,把你联系方式一删,你根本找不到他。”

吴哥补充到,有些中介的欺诈套路很低级,但对于那些刚走出校园的小年轻来说,他们没有社会经验,也缺乏思考的自觉性。“之前就有小年轻来问我,说吴哥我想去上海打工,那里有中介和我说40元一小时,每天10小时,双休。你想想,他一个没学历没技术的,月入接近万把块钱,现实吗?又不是招工旺季。”

吴哥自发地在网上进行黑中介套路揭秘,也愿意为不少年轻人提供招聘指导。“招聘环节其实是很长的,前端招聘信息的发布,供需的匹配只是一环,而发生在平台外的后续待遇、福利的落实,恰恰容易成为平台审核、监管的盲区。”

从目前中介、工厂的参与度来看,如今蓝领招聘在短视频平台有了更多的形式创新,但其实局限在招聘履约全程的前20%。后续如入职、工作内容确认、待遇落实、社保缴纳,乃至工期结束后的激励奖金发放,剩下的80%环节平台都尚未能参与,仍是沿用的传统模式。而这些缺席的环节,对蓝领工人来说意味着各种不确定性。

当然,短视频或是直播招聘,天然有“良币驱逐劣币”特性。在平台做招聘直播的机构持续接受着用户层面的监管,存在欺诈行为的机构将难以持续经营。与此同时,目前相关平台也在尝试进入招聘的后端环节,如对合作工厂以及入职员工进行调研、考察,对违规行为进行追责。

“中国无数的小工厂,甚至是小作坊,才是消化蓝领阶层的主力。而不是大厂。所以介入后端工厂做调研、追踪,是最重最累的活,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还是观察先吧。”吴哥对平台的作为,仍持保留意见。

“社会上还有很多事情做得不那么高效,得为老铁们创造价值。”快手CEO程一笑曾如此解释平台推进招聘业务的初衷。但在为老铁们创造价值之前,我们相信更重要的是保护好老铁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