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生人数位列足球史上前三印尼球场骚乱为何伤亡惨重?

足球既是人类历史上最受欢迎、商业上最成功的体育项目之一,但在体育赛事引发的安全事故列表中,也占据了许多位置。就在昨天,即当地时间10月1日晚间,发生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的一场惨痛悲剧,再次在足球史上留下了令人心痛的一笔记录。

截至北京时间10月2日晚,这场足球乱,丧生人数一度被统计到超过180人。但有消息称,当地官员表示,死亡人数已被下调到至少125 人,较早的数字可能包括重复死亡人数。不过截止目前,关于死亡人数的消息都未得到最终确认。

但即便是125人丧生,这个数字仍然骇人听闻,仅次于1964年5月24日造成328人死亡的秘鲁利马足球惨案和2001 年5月9日造成126 人死亡的加纳阿克拉足球惨案。

这场骚乱惨剧源于印尼最高级国内赛事——足球甲组联赛的一场比赛。对阵双方分别是上赛季排行第4名和第5名的两支强队——阿雷马队(Arema)和苏拉巴亚队(Persebaya Surabaya)。在阿雷马队的主场——玛琅市的坎朱鲁汉体育场(Stadion Kanjuruhan)举行的这场比赛中,客场作战的苏拉巴亚队以3比2的战绩击败了阿雷马队,这成为了赛后冲突的直接导火索。

互联网上流传的现场视频显示:拥有超过4万个座位的坎朱鲁汉体育场看台在比赛中挤满了观众。比赛结束后,看台上的至少上百名球迷——主要是穿着红蓝两色球服的主队球迷——涌入了赛场,冲向球员休息区附近,向球员和教练吼叫、。一些球迷挥舞着旗帜和口号横幅,同时比出粗俗的手势,有人辱骂着对方球迷,还有人脱掉了上衣……紧接着,其中一些球迷开始向看台上丢掷水瓶和杂物。看台上的球迷则向下方的球员休息区投掷焰火和水瓶。

现场负责安保的大批警察在此时冲入赛场,试图清空场地,冲入赛场的球迷一度被赶回了看台。但一些其后的视频显示,这些球迷随后又冲回了开始发生冲突的方位,这一次他们的暴力有所升级——视频中有人投掷椅子、有人用杂物和警察发生正面肢体冲突。警方则多人一组手持盾牌和长棍在场地内驱赶球迷。随后,场地内传出枪响——警方发射了催泪瓦斯,烟雾升起,球迷开始混乱,四散奔走。

综合已有的信息和报道,大致可以认定,这次骚乱造成的伤亡,主要并非来自立场不同的球迷直接斗殴——因为此次对阵的两支球队是老对手,因而比赛没有向客队球迷发售门票。伤亡主要来自于,场面一片混乱而警方又发射催泪弹之后,参与和没有参与骚乱的球迷纷纷奔逃所导致的拥挤和踩踏。东爪哇省的警察总长尼克(Nico Afinta)对媒体表示,现场参与骚乱的球迷大约有3000人。他还表示,伤亡主要发生在出口处,试图涌出体育场的球迷在出口处发生拥堵,随后出现了缺氧和踩踏。此外,球迷和警方的冲突也造成了伤亡。现场有多辆警车被掀翻、焚烧,警方称,有两名警员在混乱中死亡。

根据部分网上视频,当时在场外也发生了球迷的暴力行为。而一些据信拍摄自当地医院的视频展示了更为恐怖的一幕:因为伤者和死者太多,医院不堪重负,许多不明生死的人面色发青发黑,一动不动地躺在医院门口和院内的病房地板上。一些工作人员抬着裹尸袋往返出入。

事故发生后,总统佐科安排统筹人文及文化部长穆哈基尔(Muhadjir Effendy)到达了事故现场,代表中央政府直接接管事件的调查及善后。“当我们在COVID-19疫情即将结束的环境下让足球比赛充分发展时,发生了这样令人心碎的事件”,穆哈基尔表示佐科要求彻查事件前因后果,并且“必须有人为此事负责”。

10月2日白天,总统佐科对全国发表了电视讲话,表示将暂停印尼甲组联赛,直到此次事件的调查结果出炉。“我对这次的悲剧深表悲痛,我也希望这将是印尼足球史上的最后一次”,佐科表示,“我们需要守护体育精神、人道精神和兄弟情谊。”

当地时间2022年10月1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玛琅市Kanjuruhan体育场的安保人员。(图|视觉中国)

尽管和许多地方的足球运动一样,印尼足球的发展也伴随着球迷暴力问题,但这次骚乱,还是印尼足球史上第一次的大规模伤亡事件。

事实上,在足球史上,多次伤亡事件都有着和此次印尼足球惨案类似的经过。比如,造成328人死亡的1964年利马足球惨案,便是几乎相同的情况:在比赛即将结束时,主队的秘鲁球迷不满裁判判决引发骚动,部分球迷冲入球场。现场的警方见状发射了催泪弹试图驱散球迷,导致大批球迷受惊涌向出口,而出口此时是封闭着的。大量球迷被挤在一团,造成了极为惨重的死伤。最近一次的类似情况则发生在2001年4月的南非约翰内斯堡。当时的比赛超售了3万余张门票,进行到一半时,场外球迷试图挤入球场,场内的警方发射了催泪弹,造成了更严重的推挤和踩踏,最终47人丧生。

正因为历史上多次惨痛事件造成的教训,根据目前国际足联的指引,警方在球场内维持秩序时,不得施放催泪弹。但这次印尼警方并没有按照这一原则来组织和维护球场内的安全。

当地时间2022年10月2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警方检查一辆受损的警车。(图|视觉中国)

除了催泪弹导致骚乱之外,球场看台垮塌、主客队球迷冲突、疏散设置错误等,也是球场事故中严重的伤亡因素。比如1985年5月发生在比利时的海瑟尔惨案中,球迷斗殴引发看台坍塌,造成超过39人死亡;1982年10月20日,莫斯科惨案中,因球场动线冲突,使得进出场观众相互踩踏,造成超过60人丧生;1989年4月15日的英国谢菲尔德希尔斯堡惨案,因现场看台区域设置不合理与秩序混乱,造成97名球迷死亡……

这次印尼的事故发生后,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发布了一则致哀声明。因凡蒂诺表示,“足球世界对此深深震惊……这对所有涉身足球运动的人来说,都是一场难以言喻的惨剧。”

印尼是亚洲最早发展现代足球运动的地方之一。1938年,当时还是“荷属东印度队”的印尼男足就进入过世界杯决赛圈,是最早跻身其中的亚洲队伍。如今,印尼足球依旧有着巨大市场和极为热情的球迷。但相比另一项印尼人人追捧的国动——羽毛球,印尼足球的成绩和表现都不甚理想。此次伤亡事件,更是为即将在2023年举办U20世界杯足球赛的印尼蒙上了阴影。

这次事件,其实并非阿雷马队和苏拉巴亚队第一次登上印尼足球新闻的头条。2015年时,两队就曾经间接导致印尼被国际足联暂时停权——两队的所有权和管理权纠纷,导致了印尼政府介入印尼足协的管理,从而引发了国际足联对印尼政府行为的质疑。

赌球和腐败,是印尼足球近年来被广泛诟病的问题。2015时,印尼足协曾因被指控贪污超过百万美金而被调查。俱乐部球员踢假球和因假球而被禁赛,也是印尼球坛时有发生的事件。

当地时间2022年10月1日,印度尼西亚玛琅,Kanjuruhan体育场,一场足球比赛结束后球迷们进入球场发生骚乱,保安人员试图驱散人员。(图|视觉中国)

和许多地方的球迷文化一样,印尼的球迷文化也长期有着暴力一面。历来的一些暴力事件,更使得一些媒体认为印尼足球是“亚洲最暴力的足球之一”。比如,2018年9月,23岁的佩西加雅加达队球迷哈林加( Haringga Sirla)在万隆的一处体育馆外被万隆队的球迷围殴打死;2019年,在印尼国家队对马来西亚队的比赛中,两队的球迷发生了互殴……但无论如何,这次发生在东爪哇的暴力事件和伤亡的规模,都是前所未有的。

作为成长中的东南亚最大经济体之一,印尼的体育事业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印尼的精英也纷纷投身体育产业。佐科政府的国有企业部部长埃里克·托希尔(Erick Thohir)曾经是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的控制者,如今经营着佐科家乡的“梭罗足球俱乐部”。暴力事件和伤亡后,人们必然会追问:印尼足球会遭遇震荡吗?日积月累的足球文化和管理模式又是否会发生实质的改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