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体育

甲A开赛前,国安征集新队歌,并选定摇滚歌手汪峰演唱“国安新典”。汪峰的歌唱风格决定了新国安队歌当不离“摇滚风格”。

实际上,在国安新的摇滚队歌还未产生之前,国安队在甲A历史上一直都在扮演着摇滚乐手对“通俗面歌”般愤世嫉俗的角色,扮演思想者对身体力行者们的卓尔不群。

国安虽然没拿过甲A冠军,但独一无二的胜阿森纳、弗拉门戈、AC米兰,9打10力压大连夺超霸,9∶1狂扫申花。乐评人说,中国音乐只有在北京才有真正的“摇滚音乐”,中国足球也只有国安才像踢过“摇滚足球”。

历史上的国安队以摇滚般的独特气质踢赢过原本比国安实力强大得多的对手。所以国安对所谓的“实力差”从没迷信过。

在国安就京沪对决败给申花之后,有人认为国安的实力不够,此话大概是忽略了国安在甲A独一无二的摇滚气质。摇滚气质让国安无数次以摇滚对平庸的“气节差”拉平“实力差”,所以,在国安实力尚嫌稚嫩的时候,急需“摇滚精神”在工体的复归。

像崔健眼蒙红布让工体(工人体育馆)“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像汪峰长发披肩的以摇滚颠覆反叛着“学院音乐”的沉闷与严肃;有保加利亚的“低音贝司”般沉厚的米伦加盟的北京国安明日再碰赢国安无数、输日韩也无数的鲁能泰山,国安或许该从胜负中超越,转而专心倾注于在工体挣脱束缚,让工体仿佛激荡起新国安摇滚的光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