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灾难来临足球有你想象不到的坚强

  随着疫情在全世界拉开战场,这个病毒带来的浩劫随之影响到几乎所有领域,世界足坛同样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五大联赛在内的绝大多数联赛被迫停摆,欧洲杯、美洲杯、世俱杯这样的大型赛事推迟,东京奥运会前景迷茫,甚至足球运动员们也在病毒面前中枪。

  在灾难面前,足球是脆弱的,它不能做到直接与之正面交锋;但足球又是坚强的,尽管所做的有限,但足球人还是尽其所能地奋起抗争。在新冠肺炎下,推动停摆是豁然的,它意味着要顶着可能庞大的财政亏损和各方压力。每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却又满是力量,当卡普托进球后在庆祝,拿出了一个写着“希望球迷在家隔离等待”的牌子,当迭戈科斯塔面对种族歧视时的会心一咳,当俱乐部尽其所能地捐款捐物视频祝福,足球人在无声之中默默反击着病毒。

  伴随着人类文明的演进,足球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再只是一项分出高低的体育竞技,人类在它身上灌注了更多人性的光环和温情分子。有人质疑足球如何是世界第一运动,但也应该看到足球如何从天灾人祸中涅槃重生,又是如何在孕育出高于足球的价值。

  从震后废墟爬起:震惊世界的汶川地震发生后,足球球星们纷纷向四川人民表达关心:托雷斯双手合十起到,在他面前摆放着“川人永远不会独行”;罗比尼奥举出了“今天我是四川人”的标语;C罗的捐款跨越欧亚大陆到了四川。无论是墨西哥大地震后历时短短几个月重建,使得世界杯如期举办,还是意大利地震后的意甲俱乐部的众志成城,在地震后的瓦砾废墟之上,总有足球情感擎起希望。那便不得不提如今绽放在球场上的张琳艳,谁可知她童年目睹了汶川地震的断壁残垣,又从万分悲痛中走来。

  从战火纷飞中走过:尽管如今多极化的世界几乎不会再爆发大规模的战争,但小范围的摩擦冲突仍然不会停止,尤其是对于西亚中东的国家来说,石油、土地、宗教、政治引发的炮火几乎毁掉了文明。足球的发展同世界的进程一道并列而行,一战二战时含冤而死的足球运动员、战火下颠沛流离的足球,乃至倒在下的无辜球员,战争的在足球历史上何尝不是留下了一道伤疤。但足球又是抗争的,面对枪口刀尖,从一战时期英德两军因足球而诞生的“圣诞节球赛”,到德罗巴眼含热泪打出呼吁停战的标语,到经历战火辗转追梦的移民球员,再到叙利亚伊拉克战火废墟上的足球少年,足球不能改变战争走势和政治形势,但恰恰是它带来的温情和希望,在炮坑弹孔上生出一株新芽。

  抚平空难悲伤:空难似乎是足坛最令人难以启齿的痛,慕尼黑空难毁掉了巴斯比宝贝们的梦,赞比亚空难造成了18名赞比亚国脚的离世,在托莱多空难中圣路易斯足球队无一幸免,再到最近的沙佩科恩斯空难、莱斯特空难,这些血淋淋的历史每一次重提无不刺痛着每个人的神经。但在毁灭性的伤害下,足球还是重新站起来,即便它满含着痛楚,曼联俱乐部在经历慕尼黑空难后,在沉痛中重新发展起来,尽管那一代最风华绝代的球员罹难,但未来一批又一批曼联青训的精英,重新装饰了伟大。而沙佩科恩斯人在经历空难后几乎损失了所有的主力球员,但他们婉拒免降级特权,从租借球员及自由转会球员开展重建,他们靠自己的信念从头开始,告慰队友们的灵魂。

  而万众瞩目的俄罗斯世界杯期间,被困洞穴的泰国足球队大营救又牵动着全球的心,这个惊心动魄的营救行动感动了无数人,12名小球员和教练被困整整10天才被发现,而营救的实际困难几乎是史无前例,这处洞穴全长超过10公里,洞内地形复杂,再加上泰国正值雨季,洞内多处被水淹没,水中淤泥堆积,能见度极低,救援工作异常艰难。甚至在救援过程中,一名参与救援的前泰国海军特种部队成员因缺氧和过度劳累而窒息身亡。参与此次救援的中国洞潜专家说,此次救援行动是世界上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营救行动之一,被困18天奇迹脱困,让我们感动的不仅是各国救援队的通力合作,在断水断食情况下坚持到如此,这些足球少年的精神和毅力足以让我们汗颜。

  在天灾人祸面前,人生百态尽出,有人昂首面对,有人委曲求全,有人独善其身,有人大义凛然,对于足球来说,足球永远不会高于生命,足球却是点缀生命的亮点。在疫情面前,足球发出的声音比那些所谓忧天下的“政客”要悦耳动听的多,“武汉加油”、“Today and always.Together as a team”这些球场上打出的标语撩拨心弦,俱乐部球员们的奔走筹备也让人们感受到这个初春的温暖,正如扎哈维说的“让我们为我的第二个祖国加油”,当足球被倾注上人类的温暖,它带来的力量有你远远想象不到的坚强。最后以广为流传的利物浦队歌歌词结尾“When you walk through a storm(当你穿过一场风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